Posted on October 18, 2012
 第一次去歐洲(6) 跟著Carlo Scarpa看威尼斯!
許多建築師與城市的存在,像是共同體般,高第代表巴塞隆納,那麼代表威尼斯的建築師便是Carlo Scarpa......   一位土生土長的建築師,同出身於大阪的安藤忠雄一樣,都是出自於非學院體系,卻是專注於威尼斯的新舊建築融合,在展場設計佈置有著極為傑出的表現,小至畫架的設計也是出自他的手。Carlo Scarpa的作品,是停留在威尼斯的最大收穫,去了之前,就買了很多很多書來預作功課。    Carlo的焦點全放在義大利的區塊,窮盡一生的精力放在歷史、古蹟建築的修復和擴建,一個案子往往要做很久,在古蹟與現代建築的融合、對新舊建物的處理,在這一點,Carlo
Posted on October 18, 2012
 第一次去歐洲(5) 東方水岸西方樓,威尼斯的水藍色節奏
  從地中海的入口、巴塞隆納,經過尼斯、摩洛哥,最後在義大利北部的威尼斯打住,這座崛起於中世紀的富裕水都,保留拜占庭至巴洛克時期的建築。   停留在威尼斯的3天中,心情是很愉快而悠閒地,綻藍天空下,或走或搭著船,搖搖擺擺地穿梭水道巷弄間,即使是尋找巷弄間的Carlo建築師作品,迷了路也不覺得慌,威尼斯時間是水漾的緩慢……   在這裡,總會讓人在不經意間,發現東方元素,洋風味的水岸建築,有著不同於中國江南的水鄉澤國風情。大小水道交錯,貫穿這座架築在海上的富裕城市,水,串聯成四通八達的交通要道、經濟脈絡,船夫吆喝著擺盪瘦長的貢多拉
Posted on October 18, 2012
 第一次去歐洲(4) 尼斯環法公路賽,熱情加油算我一份!
  離開巴塞隆納,順著地中海彎延手臂,我們轉進法國南部大城-尼斯。   老法對於運動根棎蒂固的狂熱,在尼斯的清晨有了全新的認識,想想,清晨5點多,大馬路上已經是人山人海,包括了早起看尼斯市的我。身為法國蔚藍海岸重鎮,尼斯的假日總是湧入來自各地渡假的人群,更何況是太陽高掛的夏天,有點像是台灣極南的墾丁味道。人多的地方熱鬧,沒有人聲的地方也是一片喧嘩,特別鑽進附近小巷子裡,一棟棟洋房,令人很羡幕的大尺度庭院,佈滿了濃密樹木,九重葛攀滿牆,像是長了百年似地,將房子整個包覆起來,留下門戶開口……   抽了一天,搭火車轉去摩納哥(Mon
Posted on October 18, 2012
 第一次去歐洲(3) 夜店時間,熱情的西班牙燭光晚餐。
    除了高第建築,朋友領路帶我們彎進傳統市集,色澤艷麗的鮮蔬生果,在老闆的巧手堆疊擺放下,是異國異市裡很親切的風景。   熱情的西班牙人民、小店……,還有飲食文化,我非常喜歡,留下很多第一次初體驗回憶。待在西班牙的那幾天,入境隨俗,也是街燈亮了,晚上9點、10點鐘,跟著當地居民坐在餐館外頭用餐,讓我有種時空錯亂的感覺,天都這麼黑了,對當地人來說卻像是天色尚早,週遭亂哄哄地,來來回回在各桌移動的waiter很自在地,很開心地應著此起彼落的叫喊……這款的吃飯經驗,在我過去的生活是從來沒有過的,
Posted on October 12, 2012
 第一次去歐洲(2) 我會是高第房子裡唯一直線?
    巴塞隆納,是這一次歐洲之旅的第一站,打開我另外一個視野的開口。   想到巴塞隆納,就會想到安東尼高第(Antoni Gaudi I Cornet)。這位出生於巴塞隆納附近的Reus鎮的偉大建築師,他個人生平最重要的建築作品也都留在巴塞隆納,包括奎爾公園、巴特羅之家、米拉之家(又稱大石屋) ,當中最令人驚奇的還是聖家堂,由Francesc P. Villar 指揮下從1882年開始動工,最初採取的是新哥德式設計,1891年後由高第接手,直至1926年高第去逝……至今仍處於建蓋中。   巴塞
Posted on October 12, 2012
 文章標題 1第一次去歐洲(1) 藍色地中海天空,彩色天際線
  微微然地,隱約覺得自己還沒離開散著茶香的京都,日子一晃卻是半年。   夏初,跟著朋友P.H.一家人、小美飛去歐洲,這是我生平第一次離家這麼遠,驚人的感官震撼,一種與東方國家截然不同的生活態度,絕對自由。地中海的夏日天空,像是永不褪色的藍色畫布,氣溫雖然高,卻沒有寶島艷陽下的悶熱,南歐的太陽是讓人很舒服,不論貧富老少,每個人曬在太陽下是很開心的。   我很喜歡歐洲的天空,一棟棟建築飛向天空,劃出一道道天際線,這樣的線條很富有渲染想像的。天空像是一大張畫布,顏色單一,而建築就是五顏六色的畫筆,隨著人們的視線飄浮移動,不斷地在藍色背景上色,不斷地&he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