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 October 18, 2012
 亞洲美術館之行(七)SEZON現代美術館,沒有圍牆的美學PARK
  想到輕井澤,腦海裡浮現什麼景象?這裡不僅是高級住宅區,也曾是1970年大阪舉辦萬國博覽會的地方。而SEZON現代美術館的出現,則是另一個感受輕井澤悠閒生活步調的指標。座落於緩坡丘陵上的SEZON,是一座不設圍牆的美術館,不用買票就能進入。   因為地理優勢,潺潺山溪水流穿越美術館基地,美術館不僅是跟森林結合在一起,也跟庭園造景起了融合作用,日本傳統庭園的苔景,則成為美術館的特色之一,令人感受到輕井澤的好山好水,以及恣意陽光。建物設計非常低調,山形屋的型式,日式清水模的板、面構成,將建築的人為感減至最低,與環境的衝突也降至最低。SEZON的美,四季都不同,即使是冬天
Posted on October 18, 2012
 亞洲美術館之行(六)秀美美術館,世外桃源的藝術殿堂
  MIHO,秀美美術館,貝聿銘在東方的代表作之一,開山擘路,美術館是整個埋在山底,山頭是採光罩,只露出尖尖的建築屋頂。去了兩次,感受很不同。第一次去MIHO是冬天,滿山瀟瑟,參觀的時間有點趕,跟小美兩個人很怕因此而趕不上接續的車程,來去匆匆。這一次是秋天時到達,陪著朋友一同上山,天微涼,滿山楓紅的風景很漂亮,很有北國的感覺。   秀美美術館座落於京都的山上,印象中坐了很久的車才抵達目的地。建築工程的規模相當龐大,幾乎挖掉整座山、樹,建物蓋好後再種回去,不論是建築規模、工程花費都是達到極至巔峰,工程預算逾1億美金。進館的入口是一道山洞,讓人有種走入世外桃源般想像,展館
Posted on October 18, 2012
 亞洲美術館之行(五)馬頭廣重美術館,化藝術為里民生活
  馬頭廣重美術館是一個很日本味的當代建築,一個出自於閱歷很豐富的人之手,隈研吾在21世紀初的代表作品。相較於現代美術館標榜的"大"、"壯闊",馬頭廣重美術館是"小",簡簡單單一個長條空間,有著日代傳統長屋民居的型,不同於其他美術館設計,馬頭廣重把傳統的東西給收了進來,再用更簡約的手法來重新詮釋,所使用的素材也很簡單,尋常的石頭、木、鐵,以及代表日本傳統美學的宣紙,構成這座內斂低調的展館空間,讓人覺得空間裡,好像沒有『做』什麼,但豐富的很。   作為一座美術館的使命,馬頭廣重不僅是藝術殿堂,作為日本文化與世界的溝通橋樑,它同時也是當地社群的活動中心,扮演著類似台灣里民
Posted on October 18, 2012
 亞洲美術館之行(四)清里寫真美術館,在休閒中找尋影像藝術
  2008年4月30,偏離了旅行軌道,我們來到了這處位置相當偏僻的城鎮。   以美術館的類型來看,清里這座算是另類型,美術館主題是照片,只要是跟寫真影像有關的都是館展範圍。館藏、館展特別,所在地-山梨縣清里的小鎮意象也夠突出、清新,讓我們印象深刻。與日本涵館、大阪、東京等地的洋風不同,清里有著道地的日本味,又有荷蘭鄉間的味道,春末夏初,這裡一片花海。我們像是飛進花香襲人的荷蘭低地,穿插著一大片的牧牛場景,又有幾分北歐大地的影子。   怎麼跑到清里去呢?當初的想法很簡單,想看看日本的local美術館,沿路走,隨意逛,竟然讓我們逛到這座連GPS都很難定位的
Posted on October 18, 2012
 亞洲美術館之行(三)新國立新美術館,飄浮的未來想像
  位於東京的新國立新美術館,在2007年1月21日grand open時就是話題焦點,4月底造訪日本時,也將它列入行程。館座落地位於東京都港區六本木的新都市計劃區,光是六本木本身就很有看頭,搭車抵達出站至美術館的一路上,觸目所及是一片繁榮景象,而由黑川紀章(Kisho Kurukawa)所主導設計的建物,波浪般外表融入一棟棟高聳入雲的摩登建築群裡,走在美術館周遭,像是散步於未來城市般。   主建物為地上四層、地下一層,約5、6層樓高度,內部涵括展示屋、閱覽美術書籍、展覽會圖文目錄的專用空間、樓頂庭園、餐飲設施等。外觀是流暢的波浪曲線,內部則是挑空處理,中心點的圓錐體
Posted on October 18, 2012
 亞洲美術館之行(二)群馬縣立館林美術館,鄉間的有機建築
  時間回到2007年,5月1日。   怎麼會跑到這麼偏遠的地方呢?一開始鎖定以日本美術館為目標的時侯,就想找一間不是在大都市,而是在鄉間的美術館,有著好山好水的群馬縣,自然就出列。不同於幾次出門看建築,目的地與住宿地有段距離,我們在前一晚就投宿在群馬縣,而且很幸運地,旅店老闆為人熱情親切,與印象中的日本人拘謹保守很不一樣,自告奮勇地願意充作我們翌日遊覽美術館的半日地陪。   一夜好眠醒來,我們一行人帶著旅店老闆親手做的御飯團,驅車一遊這座展示當代雕塑的美術館。由於前一晚就住宿在群馬縣,加上又有熟人領路,天時、地利、人合,幾乎是美術館一開門,我們就進去了